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史博览

萧华和朱德的将帅情

文章作者:水新营     文章来源:《党史纵览》2016年第2期     发布时间: 2017-07-26     阅读:501

萧华上将是从中央苏区走出来的“红小鬼”。他在人民军队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老一辈领导人的关心和提携。其中,作为人民军队总司令的朱德对萧华的成长进步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在漫长的革命和建设岁月中,萧华对朱德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

中央苏区多交往

1928年底,12岁的萧华投身革命以后,多次听到参与领导南昌起义、湘南起义的红四军军长朱德的传奇故事,心里十分崇敬仰慕,可惜的是,自己一直没有机会亲眼见到他。

1930年6月,中央苏区红军主力根据中央命令进行北上战役,来到了江西兴国。7月中旬的一天,在兴国县平川中学大操场召开北上誓师大会。随着全场热烈的掌声,刚成立的红一军团的总指挥朱德(不久朱德任红一方面军总司令、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和总政治委员毛泽东等领导登上了主席台。毛泽东,萧华早已见过数次,而朱德则是他头一次见到。在新任红四军军委青年委员萧华的想像中,这位指挥过南昌起义和湘南起义的大人物,该是英气勃发、高大威武的形象呀!可站在眼前的朱总指挥,却和想像中的形象无法吻合:中等个头,腿上打着齐整的绑带,脚下穿着一双草鞋,身体瘦削,脸带着憨厚的微笑。在那个年代,萧华所见到的国民党军队里,哪怕一个小小的排长都是趾高气扬、耀武扬威的,而工农红军的总指挥,竟是这样的平易可亲,沉稳憨厚!

不久,经毛泽东介绍,萧华认识了比自己大了整整30岁的朱德。多年以后,萧华回忆起那天同朱德谈话的情形:“经毛主席介绍,我认识了朱老总,我对朱老总讲,我刚从地方调到部队,是一名新战士,对部队工作不熟悉。朱老总笑着说,这没关系,你大胆去做,有军委的同志帮助你,搞一个时期就熟悉了。朱老总说话时声音不大,也不着急,使人感到亲切。他留给的印象是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像一个朴实的农民,又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和蔼可亲。”

在萧华担任红一军团青年部部长、总政治部青年部部长后,与朱德的接触就逐渐频繁起来,经常有机会聆听他的教导。那时,为了提高和巩固部队的战斗力,红军青年工作的任务十分繁重。为了教育和团结广大青年群众,红军连队中还成立了以朱德名字命名的“朱德青年队”。每当青年团或“朱德青年队”开会的时候,萧华便会请朱德参加,而朱德向来是有请必到。他经常对青年战士们说:“我们红军,是闹革命的队伍,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我们不能光看到敌人的强大,不要怕眼前的困难,将来的天下都是我们的!青年人要有这个志气,要在这支队伍中当中坚、打先锋,要给受苦受难的穷人争气。希望你们勇敢坚强,做吃苦耐劳的模范、英勇杀敌的模范。”朱德的话,内容朴实无华而又鼓舞人心,充满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广大青年战士们听了很受教育,备受鼓舞。不要怕眼前的困难,将来的天下都是我们的!青年人要有这个志气,要在这支队伍中当中坚、打先锋,要给受苦受难的穷人争气。希望你们勇敢坚强,做吃苦耐劳的模范、英勇杀敌的模范。”朱德的话,内容朴实无华而又鼓舞人心,充满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广大青年战士们听了很受教育,备受鼓舞。

在青年部开展的各项活动中,朱德更是热情的组织者和积极的参加者,他总是以普通战士的身份出现在各种活动中,与战士们打成一片,丝毫没有总司令的官架子。1933年7月,总部机关有一次开晚会,大家轮流抽签,或者唱歌,或者说笑话,或者猜谜语。轮到朱德抽签时,正巧抽了一根写着“说笑话”的签,他打开话匣子,笑话讲得趣味横生,青年战士们乐得前仰后合,开心极了。

“少共国际师”成立后不久,周恩来提出拟调萧华担任师政治委员,朱德十分赞同。1933年9月4日,红军总司令兼红一方面军总司令朱德、红军总政治委员兼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周恩来等联合向中革军委正式呈报请示:“拟调萧华任十五师政治委员(‘少共国际师’的正式番号)。”

无论萧华在任青年部部长时,还是担任“少共国际师”政治委员期间,每当他在工作中遇到了难题,个人遇到了烦心事,总喜欢去找朱德谈心诉苦。朱德会耐心地开导他,和他悉心交流,讲井冈山时期斗争的艰难困苦,讲工农红军这支人民军队的光明前景与美好未来。那个时候,朱德的生活非常俭朴,饿的时候,经常就是把锅巴、炒米用白开水泡一泡来充饥。他有时候和萧华一起吃饭,还边吃边讲:“革命战争就是个大熔炉,只有经得起千锤百炼的人,才是个有希望的青年。”

1934年10月,由于王明“左”倾路线的错误领导,导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的失败,18岁的萧华率部随同中央红军主力踏上了漫漫长征路。

长征途中,萧华率部战斗在第一线,和朱德见面不多。遵义会议后,在四渡赤水的一次激烈战斗中,朱德冒着大雨出现在前沿阵地上,他亲自指挥,一次次地打退敌人的进攻。当时,萧华也在前线指挥,很担心朱德的安全,一再劝说他离开阵地,但都被朱德拒绝了。战斗打到黄昏,仍然十分激烈,阵地上硝烟弥漫。萧华再次劝说:“总司令,你年岁大,下雨路不好走,还是先走一步吧。这里有我们顶着,你放心好了!”朱德抹抹脸上的雨水,简单地答一声:“不行!”继续指挥战斗。指战员们见总司令就在他们身边,个个忘了寒冷、危险和伤痛,坚决地顶住了敌人的反复冲击。

自从那次战火硝烟中仓促一别,之后一年多的日子里,萧华就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朱德了。1936年10月初,时任红二师政治委员的萧华奉命率部到会宁东一带地区警戒,掩护红二、四方面军通过西兰公路。一天,通讯员告诉萧华,会宁来的长途电话找他。当萧华拿起听筒时,里面突然传出朱德那熟悉的四川口音。在电话里,朱德的声音十分激动,简直恨不得将什么都一口气问个明白:“毛主席身体健康么?周副主席怎样呀?……陕北根据地有多大呀?刘志丹、徐海东你见过没有?他们有多少部队?陕北的粮食怎么样?你们的部队扩大了多少?……”对于朱德所提出的问题,萧华都一一做了回答。这次通话,长达半个小时,在萧华的记忆中成为永不磨灭的一页,后来他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军旗红似火,银线传佳音。欣闻朱总话,热泪顿沾襟。去春别赤水,今秋逢会宁。声声山岳重,句句铭记心。……”

华北东北常牵挂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红军被改编成八路军,中央红军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后所保存的部队被编为八路军一个旅(即三四三旅)另一个独立团(即一一五师独立团,杨成武为团长)。八路军总部任命萧华担任第三四三旅政治委员。这表明了毛泽东、朱德等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领导人对萧华的充分信任。

1938年夏的一天,在吕梁山兑九峪镇子上,萧华陪同朱德一行视察了三四三旅部队,观看了群众自卫队的表演。只见表演场上,刺刀寒光闪闪,梭镖红缨似火,雄壮的歌声与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交汇在一起。参阅人员进行刺杀等比赛,喊杀声震动天地,三八枪如龙翻卷……朱德在简易的检阅台上,望着这支生龙活虎的队伍,面露喜色。

表演结束后,朱德向战士们和观看表演的老百姓发表讲话,他兴奋地指出:“我们八路军北上抗日,去年9月的平型关战斗,打败了日本鬼子的主力部队板垣师团,以后,又在阳明堡勇敢地袭击了敌人的飞机场,大大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壮大了八路军的声威。我们八路军、敌后的抗日军民和整个的中华民族已经建成了新的抗日长城,日本鬼子在这样伟大的长城面前,是注定要碰得头破血流的!”朱德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激情,给萧华他们以极大的鼓舞和力量。

之后不久,萧华奉命率三四三旅先遣部队东进,准备到敌后(津浦线一带)建立抗日根据地,在路过晋东南太行山的时候,他特地到朱德那里,听取他对开展敌后工作的指示。

那时候,朱德的工作紧张而繁忙,他和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每天都守在作战部,手拿放大镜,察看地图,批阅从黄河两岸各个战场飞来的电报。听说萧华来了,朱德和彭德怀热情地接见萧华,招呼萧华吃饭,并就敌后工作作了一系列重要的指示,他们指出:“要发展抗日武装,壮大抗日力量。派你们到敌后去,你们是火种,目的是要在广大的敌后发动群众,建立政权,扩大统一战线,组织和发展抗日武装力量,点燃抗日的熊熊烈火:你们远离总部,是敌后的敌后,为了创建根据地,你们的一切供应都要依靠人民支援,都要依靠你们自己解决,实行独立自主的方针;平原游击战争是一个新的问题,要很好地组织游击队和自卫队,创造作战的经验。准备长期坚持和发展敌后游击战争。”首长们高瞻远瞩,全局在胸,他们的明确指示使萧华觉得胸襟开阔多了,满怀信心地挺进到了敌后。

到达山东后,萧华担任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鲁西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等职。当时的斗争极其复杂而尖锐,他肩负的担子很重。1939年7月,十分关心萧华部发展的朱德,托人给他和也在鲁西地区的第一一五师独立旅旅长兼政治委员杨勇带去了八路军总部的指示信。在信里,朱德除充分肯定萧华等“开创了今天鲁西北的根据地,军队的本身也是在这个艰苦的斗争中更加发展、更加坚强起来了”的工作成绩之外,还特别强调“没有军队就没有根据地,但如果没有根据地,军队也就不能生存,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没有根据地的痛苦经验应该深刻记住”。“目前鲁西北军队工作的方向,一般的不是发展,而是巩固,因此,巩固军队第一等的重要问题,便是加强军队中党的建设与提高军队中的党性问题”。为了达到上述目的,“应当在干部中提出创造大批模范指挥员的运动。要求每一个干部都为着模范指挥员的方向而进行极大的努力。大批模范指挥员的养成,这是铁的党军的一个重要条件”。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提倡学习,“勤学者奖,懒学者罚”。信中还就如何发展游击队、建立民众制度、收编并改造新部队等问题,提出了指导性意见。朱德的这封信,进一步增添了萧华他们坚持敌后抗战的信心和决心。

山东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为加强一一五师的领导力量,1940年6月19日,朱德和彭德怀等致电山东分局书记朱瑞以及第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政治委员罗荣桓,建议任命萧华为第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6月22日,中央军委正式批准萧华担任第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之后,萧华又兼任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从太行山回到延安后,朱德仍然十分关注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壮大,与毛泽东一起与战略区领导人罗荣桓、萧华等保持密切联系。

抗战胜利后,毛泽东、周恩来等赴重庆同国民党进行谈判,由刘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职务。在此期间,刘少奇同朱德等一起,并征得在重庆的毛泽东、周恩来同意,正式做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重大战略决策。山东军区数万部队在萧华统一指挥下,克服重重困难渡海到达东北,为发展壮大东北解放区做出了重要贡献。1946年12月1日,恰逢朱德60寿辰,也正值国民党军向陕北、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决定为朱德祝寿,以鼓舞全国人民的斗志。同延安的热烈气氛一样,在各解放区都掀起了祝寿高潮。此时,远在南满地区坚持斗争的辽东军区政治委员萧华为朱德的60大寿感到十分欣慰,也倍加牵挂在延安的领袖和战友们。

1949年3月31日,毛泽东同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在北平香山接见第四野战军师以上干部。萧华自从1938年夏太行山一别后,时隔10年才再次见到朱德,这比他同毛泽东、周恩来分别的时间还长一些。此时的萧华已经从八路军的旅政治委员成长为统兵十几万的大兵团政治委员。接见后,毛泽东和中央领导宴请第四野战军干部。当萧华向毛泽东、朱德等敬酒时,毛泽东笑着说:“萧华,你我多年不见,可是我的耳朵长得很,你一时司令,一时政委,一时山东,一时东北,出息好大哟!”说得站在旁边的朱德等人都笑了起来。

非常岁月伴思念

新中国成立后,萧华先后任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委员、总政治部副主任、总干部部部长、总政治部主任、兰州军区第一政治委员等职。进京后,他和朱德的接触机会更多了,经常陪同朱德视察部队和参加各种活动。尤其在建国初期,朱德视察部队时,身边经常有萧华的身影。

1950年3月初,在萧华的主持下,空军召开了第一次航校政治工作会议。会议即将结束时,朱德专程前去看望大家,他一见到萧华和时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就说:“你们近来干的事情我都知道,这么短的时间,空军的架子拉起来了,干得不错,不错。”会上,朱德勉励大家要克服困难,为建设一支新式的、强大的空军而奋斗。1951年8月6日,海军首届政治工作会议在青岛举行。朱德出席了开幕式,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的萧华到会指导工作。会议期间,萧华陪同朱德参加多次活动。8月10日,朱德在萧华和海军司令员萧劲光的陪同下,登上了停泊在青岛大港内的“西安”舰考察。

1952年3月8日,北京南苑机场,新中国第一批女航空人员“三八”起飞典礼在这里举行。首飞结束后,朱德在萧华等的陪同下接见了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并合影留念。同年8月,萧华又陪同朱德出席全军第一届体育运动大会。后来,随着朱德年事渐高,参与军队的事务逐渐减少了。但每当中央召开会议时,萧华见到朱德,总是向他致以敬意。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德高望重的朱德也成为林彪、“四人帮”一伙的眼中钉。他和许多老一辈革命家一样横遭诬陷,一些人公然诬蔑他是“黑司令”。最初,还未被打倒的萧华得知有的造反派在墙上画了漫画,丑化朱德的形象时,极为愤慨。不久,由于林彪、江青一伙的诬陷,萧华也深陷囹圄,被关押达7年半之久。在漫长的囚禁日子里,萧华经常想到朱德、周恩来、罗荣桓等这些自己革命道路上的引路人,回忆当年的峥嵘岁月。

1974年9月,萧华被毛泽东指名解放出来后,暂时被安置在京西宾馆。当听说萧华被解放出来后,已经88岁高龄的朱德让夫人康克清打电话给萧华,说想见他。萧华和夫人王新兰也非常思念朱德,立即赶到朱德家。近8年不见,朱德苍老多了。他一手拉着萧华,一手拉着王新兰,看了又看,一句连一句地询问萧华的身体和家庭情况。萧华满肚子的话突然哽在了嗓子眼里,一句也说不出。坐下来后,朱德仿佛慈父一般给萧华留下了许多肺腑之言。他说:“萧华呀,你还年轻么,在部队,还可以工作几十年的。”“要振作精神呀,共产党员,受点委屈不算事儿。瑞金、井冈山、二万五千里长征,那么多困难,那么多的挫折,我们都踏着熬过来了,现在这点磨难,能让我们丧失信心吗?!我们不能灰心呀,萧华同志!”

随后,当萧华愤慨地诉说林彪一伙肆意篡改历史的丑陋行径时,朱德沉默了片刻,语调深沉而缓慢:“在井冈山的时候,他林彪才是一个营长哟,怎么能说井冈山会师是他林彪和毛主席会师呢!历史就是历史,他们胡闹不行的。长征时,李作鹏是个小机要员,邱会作呢?是个担担子的挑伕……后来官做大了,与我不来往了,见了我连理都不理了!他们的架子大得很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朱德说到这,不屑地摇了摇头。随后,他语重心长地勉励萧华:“我们要相信党,相信毛主席!这几年,不过是历史的一个插曲。革命总是要经历曲折反复的,总是要向前发展的,这些年,你被关着,外面有许多情况你都不了解了,所以要抓紧学习呀,多看些书,特别要多看些有关哲学方面的书籍。”

朱德见萧华凝望着桌上的书,想了一想,忽然关切地问萧华:“萧华,你的家里现在还有书籍吗?”萧华说:“我的家给那些人抄了三次,一掠而空,什么都抄完了,抄走了。”听了这话,朱德站了起来,他拉着萧华和王新兰来到自己的书房,指着满屋子的书,说:“萧华啊,你被抄了家,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我也没有什么可送你的,你平时爱看书,就把这些书都拉走吧。”萧华说不出话来,使劲摇摇头。朱德还在说:“拉走吧,我也快用不上了。”听到这话,站在一旁的王新兰不禁哽咽起来……

1976年7月5日,在朱德辞世的前一天下午,时任军事科学院第二政治委员的萧华约海军司令员萧劲光一起到北京医院去看望他。已处病危弥留之际的朱德躺在病榻上,已经不能讲话了,只能微微地睁开眼睛,默默注视着萧华和萧劲光,流露出依依难舍之情。此时,周恩来已不幸逝世,“四人帮”加紧夺权,毛泽东也重病在身,而朱德眼看也要离开人世。看到病榻上的朱德,萧华和萧劲光百感交集,伤心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历史的乌云终将过去。对于敬爱的朱德总司令,萧华的怀念始终在心。1981年夏,时任兰州军区第一政治委员的萧华撰写了《浩气传千秋》一文。在文中,萧华深情地怀念朱德:“在几十年的革命风雨中,我是在您老人家的循循诱导下逐步成长起来的一名战士,我要铭记您的教诲,永远前进……”

                    (本文摘自《党史纵览》2016年第2期)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