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史故事

严于律己 不搞特殊的崔毅

文章作者:潘建勋     文章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 2017-01-11     阅读:805

1961年3月,时任鹤壁市委农村工作部部长的崔毅被省委任命为南乐县委第一书记,他的妻子肖贞在鹤壁郊区元泉乡任副乡长,这样夫妻二人便分别在两地工作。当时全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人民群众生活十分困难,各级党委、政府正号召群众开展生产自救、重建家园,工作任务极其繁重,崔毅和肖贞聚少离多,都奋战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1963年,肖贞调回安阳,在文峰区手工业管理局工作。由于南乐县受灾程度较之其它县更为严重,特别是全县大部分耕地灾后出现了严重盐碱化、沙化现象,南乐县委决定在生产自救过程中着重推进治碱治沙工作,崔毅更是难得回家看望家人。

这天,崔毅骑着那辆伴随自己多年的自行车由南乐到安阳开会。会议结束后,他顺便回了一趟家。恰好肖贞也在家,她正蹬着那台半新的缝纫机缝补衣服。见崔毅回来,肖贞就笑着说:“听说地委开会,我就估摸着你可能有时间回家,孩子们都非常想你。”崔毅向粗瓷碗里倒满热水,边喝水边问:“孩子们都去哪里了?”肖贞道:“上学去了。这次你能等他们回来再走吗?”崔毅没回答,又问:“孩子们放学后参加劳动吗?”肖贞道:“参加。你一向对孩子们要求那么严格,他们敢不参加劳动吗?不过,我倒觉得你对孩子们这样要求是对的,他们现在确实应该磨练一下。我很担心他们将来有可能成为好吃懒做的公子小姐。每次放学后,我都按你的想法要求他们。”崔毅听罢,放下水碗,开心地说道:“你做得很好!我们的孩子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不知道过去的苦,很难体会到新社会的甜。你和我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也都是党培养的干部,平时一定要教育孩子们严以律己、不搞任何特殊。他们至少要成为半个农民,多向劳动人民学习,多参加劳动,多接近群众。即使他们以后长大成人了,也要坚持下去。”

肖贞含笑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的工资又评上了一级。这一次,你不是我的部长,我也不是你手下的干事,这次调级能要了吧?”原来,前些年崔毅刚调到鹤壁市委农村工作部任部长的时候,肖贞也被组织上分配到了农村工作部,和他一起工作。不久,崔毅由于工作需要去省里参加学习培训。崔毅学习培训回来后,肖贞兴奋地告诉崔毅:“我被评上了调资对象。”崔毅便问是普调还是局部调整。当得知不是普调时,崔毅严肃地对肖贞说:“论文化,你不高;论能力,你也不是出类拔萃。我是部长,你是干事,你调级,即便是秉公办事,也会让人说闲话的,甚至还有可能会影响其他同志的工作积极性。这次调级,咱不能要。”在崔毅的坚持下,肖贞让出了调资指标。经过调资这件事,崔毅为防止有人碍于他的面子给肖贞搞特殊化,就请求组织部把肖贞调开,并要求把肖贞分到基层工作去。当时,郊区农村的元泉乡缺副乡长,组织部想让她到那里去,可又觉得市委的农工干事任副乡长,不仅生活和工作条件艰苦,规格也似乎太低了。崔毅知道后说:“基层条件艰苦,别人能干,她也就能干;若论职务,我觉得可以,不高不低,正合适。”自此,肖贞便下了基层,工资级别不但没调高,反而调低了两级。如今,肖贞左思右想觉得实在是没有不要的理由了,就把这次调级的事又告诉了崔毅。没料到,崔毅却对她说道:“老肖,地委刚给我涨了一级,上级批复下来通知我填表时我才知道,我涨这一级,成了13级,高干待遇。高干要有高干的风格,国家眼下还很穷,咱是双职工,不能都涨工资。要我说,你这一级还应该让出去,不能要。”肖贞听到这里便说道:“老崔,我很理解你的想法,但我们的孩子都已经长大,且林县老家的爹娘年老多病,家里的开销越来越大,我的工资再不调,都已经不够花了。”崔毅道:“你没去过南乐,不知道南乐有多穷。南乐的耕地盐碱化沙化非常严重,再加上这几年不是旱灾就是涝害,南乐大部分村庄已经好几季颗粒无收了,许多家庭的孩子伙穿一件衣服,全家伙盖一条被子,生活异常艰苦。与他们相比,我们家的孩子不是很幸运吗?况且还有我的工资可以让他们用呢。”肖贞道:“去南乐工作后,你啥时候把工资交给咱这个家过?你的工资不是帮了那里的贫困户,就是给了那里的军烈属。”崔毅知道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妻子支撑这个家确实不容易,只好歉疚地笑了笑,沉默不语。

肖贞笑道:“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的妹妹荷贞当上了元泉乡供销社的营业员。这是在你调离鹤壁两年后才安排的,你总不能说她不严于律己搞特殊了吧!”崔毅此刻心里自然明白,当年肖贞的妹妹荷贞由于错过了上学年龄,便让她替他们照顾孩子。荷贞活泼开朗,乐于助人,办事又认真负责,特别是她在照顾孩子的同时非常喜爱看书学习,几年下来,她的文化水平竟然有了很大提高,荷贞在周围邻居心目中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几个孩子长大后,便有邻居建议崔毅、肖贞二人给荷贞找个工作。肖贞知道元泉乡供销社缺少营业员,就向元泉乡政府主要领导说了想给妹妹安排工作的事。元泉乡领导得知荷贞能读书写字,便欣然同意。崔毅却说:“她是农村来的,理应再回农村去。”崔毅坚持不让办。肖贞所在元泉乡的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说:“荷贞能读书写字,乡供销社非常缺乏她这样有些文化的人,让她当个每月28块钱的营业员是乡供销社的工作需要,和崔部长这个领导没关联。”但崔毅仍然坚持:“只要我在这里当一天领导,那就不能搞特殊为我的亲属安排工作。”现在听妻子这么说,崔毅也觉得这里面并没有搞特殊化的迹象,就点点头表示同意。但他又郑重地说:“除荷贞外,从今以后,我和你两家的亲戚朋友,就不要再麻烦组织为他们安排工作了。我们都是干部,但我们都是普通的党员,严于律己、不搞特殊的原则必须坚持下去。”

崔毅还有很多话要对肖贞说,也想等孩子们放学回来见见他们,可南乐还有很多事要他回去处理,他只好又一次匆匆离开家回南乐去了。

不久,崔毅在百忙中收到肖贞的一封信。肖贞在信中说,她把这次调资指标又放弃了,孩子们放学后仍然在坚持参加体力劳动。

崔毅看完这封信,欣慰地笑了。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