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史博览

西路军妇女团团长王泉媛坎坷的一生

文章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 2017-01-11     阅读:625

王泉媛,1913年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县敖城乡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里。1930年3月在敖城暴动中参加革命, 1934年入党,10月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1935年,经特批与王首道在遵义结婚。1936年10月被任命为由1300多名长征女战士组成的妇女独立团团长,随西路军出征。西路军失利后被俘,历尽艰险逃出牢笼,却又与党组织失去联系,沿途乞讨回乡。她一生坎坷,两袖清风,三过草地,四爬雪山,五次婚姻,六个孤儿,七次遇难,八陷暗算,九死一生。但无论经历着怎样的艰难险阻,她都不曾动摇过自己心中的信念: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她“回家”的路,一寻就是半个世纪,始终无怨无悔!

一、敖城暴动,参加革命

王泉媛,本名欧阳泉媛。11岁那年,因生活所迫,欧阳泉媛被送到村里一户姓王的人家当了童养媳,从此改名王泉媛。17岁时,家乡敖城骤然刮起了一场革命风暴,一夜之间,城里来了一群带枪的人。经过战乱之苦的人们一阵惶恐之后,惊奇地发现这群带枪的人专打土豪劣绅,开仓放粮,杀富济贫。站在游行队伍里,王泉媛第一次听到关于革命的宣传:“敖城暴动了!穷人翻身了!”“我们是毛委员的队伍,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

王泉媛似懂非懂,可她却真切地看到了平日里欺压百姓的土豪劣绅被打倒,受压迫受剥削的穷人翻身当家作了主人,她相信这支队伍,于是王泉媛就好奇地跟着这只队伍贴标语、喊口号,在镇上转了一大圈后才恋恋不舍地回家。念叨着刚学来的“打倒地主、穷人翻身做主人、中国共产党、干革命”等新词,王泉媛既激动又兴奋,认定这是一支为穷人撑腰的队伍,有机会一定要跟着他们走。几天后,这只队伍的领导人王正苟和他妻子来到她家,给她讲了很多革命道理。此后,王泉媛几乎每天都在外面奔忙,从而懂得了更多的革命道理,表现出了出众的组织才能。不久,她便担任了茶园村少年先锋队队长和共青团茶园村妇女干事。

王泉嫒参加革命后的表现,使她很快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1934年,21岁的王泉媛入党后,被调到县里任妇女部长。不久,党组织送她到瑞金马列主义党校学习。

接到入学通知,她既激动又懊丧。上学,这是穷人家的孩子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梦想成真了。可自己是个睁眼瞎子,一个大字不识,怎么上学?带着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她走进了学校的大门,前来迎接她的是董必武校长。令她尴尬和不安的是,在新生报名处,她竟然写不出自己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董校长问。“王泉媛”。董校长写了“王泉媛”三个大字,送到她面前,亲切地对她说:“这就是你的名字,一定要记住!”王泉媛十分虔诚地接过从没见过的那个陌生符号时,心里格外激动。这就是自己吗?21年了,居然不认识自己的名字,这是属于那个封建时代的悲哀。如今,自己参加了革命队伍,入了党,不但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而且和男人一样,有了平等的社会地位。“王泉媛同志,作为一个革命者,光有革命的热情是不够的,还要有文化知识。你们是马列主义党校的第一批学员,不但要学军事、学理论还要学文化。”董必武校长是她参加革命后第一个启蒙老师,董老当年的教诲她一直铭记在心。

在党校,康克清、蔡畅、李坚贞、金维映这些大姐们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王泉媛受到了文化、军事方面的严格训练,思想觉悟进一步提高,革命意志更加坚定。

二、两夜夫妻,半世隔离

党校毕业后不久,由于左倾的错误领导,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王泉媛被编在总卫生部妇女工作团,跟随中央纵队离开瑞金,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1935年新年,红军来到边陲古城遵义。中共中央作出部署,在筹备“遵义会议”召开的同时,抽调一部分同志组成地方工作部做群众工作,负责人为王首道,王泉媛也被临时抽调上来。

一天晚上,被王泉媛唤作阿金姐的金维映突然来到王泉媛的住处,随同一起来的还有蔡畅。“泉妹子,这些天看你眼睛红红的,好像是有心事,能说给我们听听吗?”两位大姐说明来意。

王泉媛给两位大姐讲了自己的身世,童养媳的生涯,丈夫暴病死亡的不幸,无家可归的后顾之忧。

“泉妹子,你还年轻,人生的路还很长,一定要振作起来。你的婚姻是封建制度给你的枷锁,丈夫死了,这是你的不幸,可你有重新选择的权利,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蔡畅大姐语重心长地开导她。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想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阿金姐卖了一个关子。

“阿金,你别再摆迷魂阵了,我替她说吧。这个人就是王首道。”蔡大姐揭穿了谜底,“过去,我们不了解你的身世,也不知道你的婚姻状况,对你关心不够。如果你觉得合适,我们就给你做主了。” 

其实,王泉媛和王首道早在长征前的扩红工作中就认识了。王泉媛结束在瑞金的学习后,被派去参加扩红工作,正好和负责扩红的王首道在一起。当时年仅22岁的王泉媛活泼大方,面庞清瘦俊俏。在地方工作部里大家都叫她小妹妹,她的嘴也很甜,总是“大姐”“大姐”地叫个不停,很是招人喜欢。年轻的王泉媛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对革命充满激情,工作大胆泼辣。王首道对这位年轻的女红军战士特别有好感。王首道年轻英俊,没有一点领导干部的架子,对人宽厚体贴。王泉媛对他既尊敬又爱慕。爱情的种子在两颗年轻人的心里逐渐生根发芽。危险而又艰苦的生存环境中,每一次细小的关怀都会使相爱的男女感情进一步加深。长征路上,每次见面,王首道总是关心备至,嘘寒问暖。王泉媛每次都有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只要一想到他,就有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幸福感。现在大姐们一起来要促成这桩好事,她还能说什么呢?

当蔡畅她们从王泉媛那里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便不由分说,直接撮合了这段姻缘。

在长征路上,王泉媛和王首道之间的爱情是那样的简单,简单到没有任何仪式,就连时间也是那样的仓促,只有两颗相爱的心紧紧连在一起。就在这一天晚上,王首道送给王泉媛一支他在战场上缴获来的小手枪和8颗子弹。这是什么样的信物啊!在那样的岁月里,这支手枪和子弹无疑算得上最富意义的定情信物了。王泉媛捧着那把手枪,愧疚地说:“按照我们家乡的风俗,我现在该送给你一双我亲手纳的千层底鞋。它的意思是你已经是我的男人了,穿上我亲手做的鞋,无论你走到哪里,走出多远,你都会回来的,回到我身边。可是……”王首道一把将她搂住,说:“没关系,等有了条件,你再给我做。就是不穿你做的千层底,我也不会离开你。即使暂时离开了,无论走多远,我最终都要回到你身边来。”

情未尽,夜还深,军号已吹响,部队要出发。王泉媛和王首道新婚在一起就一个夜晚,第二天就不得不各奔战场,随大部队撤出了遵义城。在长征路上结婚,王泉媛和王首道是中央破例特批的第一对。之后,由于连续的行军作战,王泉媛一直没有机会与王首道相聚。直到1935年6月26日,王泉媛随干部休养连到达两河口。先期到达的王首道得知消息后,派通讯员送信给她,王泉媛才得以再次和丈夫在木楼一聚。但这短短一夜的相依相偎,到了黎明便被出发的号角吹散了。这一别不是永别,却是他们短暂婚姻的句点。同年8月,王泉媛被编入左路军随张国焘出发,王首道跟着中央纵队一直向北。从此两个人一个跟着毛主席到达延安,一个在张国焘分裂主义的危害下,南下转战一年多,再次北上,最后随西路军征战河西走廊……她一定不会想到今后的路如此坎坷,刚开始的新婚生活却因这一调动而改变,苦守47载却物是人非,两人再次相见,已是近半个世纪之后……

三、严刑拷打,坚贞不屈

1936年6月,红军第二、六军团两万余人经湖南、贵州、云南到达西康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编为红二方面军。8月,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组建,王泉媛任团长,政委是吴富莲。全团1300多名女战士,她们大多来自四川。这是中国革命史上第一支全副武装的娘子军。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妇女独立团跟随西路军挺进河西走廊,开始了悲壮惨烈的河西大血战。

1937年3月,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马家军经过40天血战后,损失惨重。此时,两万多人的西路军,剩下不到5000人,一半以上是伤病员。为冲出重围,王泉媛找到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说:“徐总,让妇女独立团打掩护吧。”

徐向前看了看王泉媛,显然不忍心让一群女兵单独与马家军作战。王全媛看出徐向前的心思,又说:“我们是女的,万一打散了,化装起来也容易混过去。”就这样,妇女独立团担负起阻击马家军精锐骑兵师的重任。

为了迷惑敌人,王泉媛命令全团官兵剪掉长发,一律男装。在每人得到5发子弹、2颗手榴弹的补充后,她率领不足1000人的队伍进入梨园口阵地。面对十几倍于己的马家军骑兵师的疯狂进攻,交战不到一个小时,红军女战士们子弹就打光了,手榴弹扔光了,连身边可以用作武器的石头也扔光了,500多名女战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当马家军发现阻击他们的是女兵时,便从马上跳下来,想活捉她们。敌人一步步逼近,王泉媛命令战士迅速撤往山上,她则带领小部分人作最后的阻击。此时,主力部队已突围,但妇女独立团仅剩不足300人,除极个别逃脱外,其余全部被俘……最后,躲藏在一孔破窑洞里的王泉媛也被马家军搜了出来。

男人做到的,王泉媛和她的妇女独立团都做到了,甚至比男人做得更好。而一旦沦为阶下囚,女人的命运往往比男人更悲惨。马家军对被俘的女红军一遍又一遍地严刑拷打,割乳挖眼,强暴奸淫,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他们把被俘的女红军战士作为战利品分配给各级官兵做妻妾。王泉媛也最终被人出卖,暴露了团长身份。

听说抓到了红军女团长,师长马步青兴奋不已,决定亲自审问。连续三天三夜的严刑拷打和威逼利诱,王泉媛始终没有屈服。马步青怒火中烧,又心生一计,决定将她许配给他手下的工兵团长马进昌为妾。但一代巾帼女杰,怎会屈服于敌人的淫威之下?宁死不从,换来的是一顿顿暴打,王泉媛被打得无数次昏死过去,十几次自杀未果。在马家近两年的拘押生活里,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逃出虎口,回到党和亲人的怀抱!

1939年3月,王泉媛和女战士王秀英趁马进昌带兵外出修路之机,在其佣人帮助下,翻窗逃出马家大院。她们一路女扮男装,闯过数不尽的关卡,最终找到了设在兰州的八路军办事处。王泉媛轻轻敲开了八路军办事处的大门,带着一颗疲惫的心,向他们讲述了两年多来自己历经磨难、痴心寻找党组织的经历,期间,几度哽咽。然而,当她讲完这一切,满怀希望等待回应时,给她的答复却是,已不能再回到队伍当中。他们声称上级党组织对失散人员收留作出严格规定——走了一年的接收,两年的调查,三年的不收。此时的她,脱离队伍已超过两年。

这位在敌人的严刑拷打面前都不曾流泪的坚强女子,却在“自家”的大门口,“哇哇”地伤心痛哭了一场。

不能回归革命队伍,这对王泉媛来说整个生命都失去了意义。但她不甘心,相信总有一天会回到党的怀抱。她对八路军办事处的人说:“你们不收留我,我不怨你们。只求你们向党组织转达一句话,就说我王泉媛永远是共产党的人!”

为了重返革命队伍,这年夏天,一直在兰州漂泊的王泉媛再次来到八路军办事处,却发现这里已是人去楼空。任凭她如何找寻,“八办”仿佛不曾存在一般,一点线索也没有落下。

这时,同样逃出虎口的西路军姐妹们告诉她,“八办”的人说王泉媛是自愿留在兰州,不愿回延安的,还说她给王首道写了一封信,要与他断绝一切关系。

听到这个消息,王泉媛彻底崩溃了。王泉媛,这位用双脚走完了不止两万五千里的女红军团长,最终没能走到陕北。相反,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心灰意冷地离开了兰州,沿着当年长征之路,靠要饭返回了家乡。

期间,为了生计,她嫁给了云南男子万铃。万铃曾在叶挺的部队里当过兵,还参加过广州暴动,这也是她选择万铃的原因。在她的支持下,万铃参加了开赴缅甸的抗日先遣军。然而,那个男人退役后,却又找了别的女人,抛弃了王泉媛。

1942年7月,当王泉媛衣衫褴褛、腿脚溃烂地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时,家里人已都不敢相认。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在隐瞒曾经是女红军团长身份的情况下,过了一段难得平静的生活。她时刻留意寻找党组织,却始终无果。在家人的劝说下,王泉媛只得同意再次嫁人。她选择了泰和县禾市乡的刘高华,因为他是革命烈士的后代,他本人也参加过红军。

(四)历尽劫难,终得平反

1949年7月,王泉媛的家乡解放了,盼望已久的亲人解放军来了。王泉媛夫妇又燃起了对革命的激情,积极协助工作。很快,丈夫刘高华就出任了禾市乡的第一任乡长,王泉媛则先后担任了区委妇女主任、乡敬老院院长。但好日子没过多久,夫妻俩正满腔热血地干好工作时,1951年4月,刘高华遭人诬陷,被打成反革命,王泉媛也随即成了反革命家属,再一次陷入了悲凉的境地。直到1962年,在到吉安调查研究的康克清的帮助下,刘高华才得到平反。3年后,刘高华因病去世。

此后,王泉媛本想过好平平静静的生活,但“文化大革命”的爆发,再一次把她推向了“革命队伍”的反面。她被戴上“叛徒”“反革命”的帽子,被揪斗、游街……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使她痛不欲生。但即使历尽艰难坎坷,王泉媛始终不曾动摇心中共产主义的信念和对党的忠诚,不管心中有多委屈,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仍然对党一往情深。她一次次向组织反映情况,希望能澄清自己的历史。

1982年夏天,年近古稀的王泉媛乘火车从江西来到北京,来请康克清为她作证,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恢复党籍,回到党的怀抱。当她办完事准备离京时,意外地见到了让她魂牵梦绕几十载的男人——王首道。

得知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王首道要来看望她,年近古稀的王泉媛泪如泉涌,嘴里不停地念叨“总算又见到了,总算又见到了”。整整47年啊,半个世纪的等待,就为那两夜的夫妻情,王泉媛怎能不激动?王首道从许多老战友那儿听说了王泉媛解放前后的遭遇,心中潮涌浪翻,见面才说了一个“你……”字,便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她问王首道:“当年有人说我在‘八办’给你留了一封信,说我永远不去延安,说我要和你断绝一切关系,这事你知道吗?”“我不知道信的事。”王首道有些吃惊,“我在延安等了你三年,我不相信那些说你不好的流言蜚语……”当得知王首道在延安曾苦苦等待她三年后,王泉媛紧紧握住这个曾是她丈夫和战友的男人的双手,眼睛一下子就蒙住了视线。

这次会面虽然是短暂的,但也了却了王泉媛半个世纪的心愿。

1994年,王首道因病住院,王泉媛赶到北京看望。她亲手做了一双千层底黑布鞋,交到了王首道手中。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老泪纵横道:“你没有忘记遵义时的诺言。”60年的承诺,此刻终于兑现。在王首道的要求下,两人挽着手,拍下了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

在王首道和康克清的帮助下,1985年,王泉媛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9年,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第67号文件批复:“经研究,报请中央组织部和省委领导同意,按有关文件规定精神,王泉媛同志的党龄从1949年11月算起,工龄从1930年4月算起。工资定为行政14级,并按套改后计发,从批准之日起执行。离休后,享受副厅级干部政治、生活待遇。”被确认应该享受老红军战士待遇时,王泉媛已76岁。终于盼来了这一天,王泉媛老泪纵横。她激动地说:“我整整盼了半个世纪,盼白了头发,盼过了古稀之年。党啊,我亲爱的母亲,您没有忘记您的女儿!”

王泉媛长征时因爬雪山身体受损,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但她一生却收留了6个孤儿,耄耋之年仍与养女一块生活。2009年4月5日,王泉媛因病去世,享年96岁。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