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史故事

铁瑛:不走后门,自食其力

文章作者:潘建勋     文章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 2016-09-21     阅读:2536

铁瑛原名任鸿让,河南省南乐县人,1937年10月参加革命,解放后曾任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浙江省军区第一政委、中共浙江省委顾问委员会主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要职,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铁瑛一生忠诚正直,公而忘私,为中国革命和建设特别是为浙江省的建设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深受浙江人民的信赖和爱戴。他教育子女不走后门、自食其力的故事至今仍被浙江人民津津乐道。

铁瑛共有四女三男七位子女,其中二女儿铁滨聪明乖巧,被铁瑛视为掌上明珠,二女婿张海洋是名军人,工作踏实勤奋,铁瑛对这个女婿非常满意,也非常喜欢。铁瑛常常告诫子女不要依靠他的地位和名望托关系走后门谋私利,要凭自己的真本事干好工作,自食其力。铁瑛对子女要求非常严格,对女儿铁滨、女婿张海洋的要求更是严上加严。

1979年年底,张海洋从安徽省军区到杭州探亲休假,自然要在铁家住上一段时间。铁家非常高兴女婿的到来,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其乐融融。一天下午,张海洋和岳母在家闲聊,外边下着雨,还夹着雪,天气愈发湿冷。

张海洋问岳母:“爸爸因长期参加革命工作落下了风湿病,天这么冷,他老人家撑得住吗?”

岳母道:“每年冬天他胳臂、腿都会疼,再怎么难受他都坚持参加工作,从未离开过岗位,这不,他又有好几天没回家了。”

张海洋笑道:“您老多操心,让他穿得厚厚的,总好些。”

岳母道:“我正发愁呢,秋天省里发起为边远老区人民募捐活动,你爸爸不仅带头捐了工资,还把他的棉衣、棉裤和棉被都捐了出去。我怕他冬天冷引起风湿疼痛,就不想让他捐,他说单位比家暖和,穿着那件多年的棉衣、棉裤再盖一件毛毯就能睡着,比战争年代要幸福多了。他说边远老区人民当年为革命作出了巨大牺牲,我们永远不要忘记,每个人都要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

张海洋听罢不住地点头,陷入沉思。正要说话,电话铃响了,岳母接了电话。少时,岳母放下电话开心地对张海洋说:“真巧!舟嵊要塞区有人来这里开会,把你爸爸部队发的棉衣、棉裤和棉被捎带过来了,他们乘坐的火车下午6点半到站,你到那里接一下吧。”

张海洋自然明白,铁瑛虽然在省委工作了好几年,但他的供给关系仍然在原部队。张海洋看看表,都过5点半了,便起身要去,一开门,雨夹着雪仍然下得很紧,张海洋怕耽误事,便问岳母:“能不能派一辆车去接一下?雨雪下得太紧了。”岳母连忙摆手说:“这是我们私人的东西,你爸爸是决不允许走后门、公车私用的,你还是乘公交车去扛过来吧。”张海洋了解铁瑛的脾气,就出门冒着雨雪站在路边等公交车去了。

幸好公交车很快就来了,张海洋提前3分钟来到火车站。张海洋接了东西后还要等公交车才能回家。一起等公交车的人特别多,张海洋把他所占的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让给了别人,自己站在一棵树下。此时,雨雪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寒风呼呼袭来,雨雪随风乱舞,落在片片树叶上汇成无数大的雨滴,淋在张海洋的头上和身上。公交车总算来了,张海洋扛着包裹挤了上去。售票员看到他的包裹太重,就让他买了两张车票,一张是乘用票,另一张是行李票。下车后,因为家门口没车站,张海洋只好大包小包扛着,顶风冒雪走了1公里才回到家。

若干年后,张海洋又回家探亲,和岳父铁瑛闲聊时顺口说起了这件事。张海洋说:“当时天非常冷,还下着雨雪,我挤公交车、步行把那么重的行李扛到家,脑子里有两种想法:一是有点自豪,省委书记家就该这样,一点也不沾公家的便宜;二是有点泄气,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连个车都不派,还不如我在合肥警备区当个小科长,这么一大包衣被,给机关小车排说说,起码能派辆吉普车去接一下。”他说完后,在场的弟弟妹妹都哈哈大笑。铁瑛却非常严肃地对张海洋说:“海洋,你第一种想法是对的,第二种想法是不对的。用公车干私活,那就是走后门行为,咱们自己把东西扛了过来,虽然受了点罪,但那是自食其力,是对的,你们一定要记住:不要走后门,要自食其力。”张海洋和弟弟妹妹们都暗暗把铁瑛的教诲牢记于心。

1996年,张海洋的儿子大学毕业了。由于省里不再搞计划分配,张海洋每天都在为儿子的工作着急。一天,张海洋恰巧遇见一位熟人,是省商检局某办公室主任,他主动对张海洋说:“你可以找找我们局长,看看能不能让孩子到商检局工作,况且孩子学习的专业也符合商检局的业务需求,在这里上班既能发挥他的专业特长,也能更好地为党和国家工作。我觉得这不算是走后门。”张海洋一想也有道理,便找到商检局局长。没想到局长面有难色,说:“按说我们局也需要这样专业的人才,孩子又是铁瑛书记的外孙,品行肯定很好,我们非常欢迎他来我们单位工作。不过,我们局由于严重超编,去年局里开了班子会,决定近五年不再新增编制和人员,任何人都不许开这个口子。去年就收到了不少递过来的条子,我们一个也没让进。今年也不好开这个口子啊。”张海洋听罢,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回家来。

铁瑛的秘书看到张海洋整天着急的样子,便问何故。张海洋就把给孩子找工作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出于好意,秘书对张海洋说:“你们可以找找首长嘛,首长和那位商检局局长很熟悉。”张海洋道:“爸爸常常要求我们不要走后门,要自食其力,他从不找别人走后门,也不允许别人找他走后门。所有家庭、个人的事,我们从来不找他,怕惹他老人家不高兴。”秘书笑道:“你不好意思向首长说,我替你说,到时候你最好和铁滨一起在场,铁滨可是首长的宝贝女儿,首长应该不会拒绝的。”张海洋点头答应。

没过几天,张海洋接到铁瑛秘书的电话,让他赶快到省委大院来。张海洋和铁滨连忙来到铁瑛的办公室。秘书见他二人到来,一边招呼他们坐下,一边倒着茶水,对铁瑛笑道:“首长,他二人有个事想跟你谈谈。孩子大学毕业了,想到商检局去......”话还没说完,铁瑛脸色已经拉了下来,他严厉地看着张海洋和铁滨,问道:“这就是你们不敢对我明说,就托秘书同志给我说的事?”铁滨连忙笑道:“爸爸,你外孙学习的专业很适合在商检局工作,商检局也需要他这个专业的人才。他不是想当官,只是想找个能发挥自己专业特长的岗位。这不算是走后门,是不是?爸爸就给你外孙通融通融吧。”铁瑛语重心长地说:“工作不要挑挑拣拣的,并不是非要到省里工作才能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那么多基层、艰苦的地方同样能发挥一个人的才干,也同样能锻炼人,那里更需要他这样的人才。再说,商检局自然有他们定下的人事制度,你们这个事叫我去通融通融,其实也是走后门。这样不合适吧?依我看,我们就不要为难商检局的同志了。”铁滨还想再说些什么,只见铁瑛摆摆手,坚定地说:“孩子既然上过大学,有文化,有能力,就能自食其力,是不必走后门的。靠走后门得来工作岗位,对孩子今后的成长是不利的。在这方面,我是有原则的。”张海洋、铁滨听罢,也就不再言语了。

不走后门,自食其力,这是铁瑛一贯坚持的原则。后来,他的子女们终于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就把铁瑛的这一原则当作一条家风传承了下来。


                作者单位:中共南乐县委党史研究室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