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史博览

徐海东:卖水郎心向共产党

文章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党史纵览》     发布时间: 2016-09-21     阅读:462

大将徐海东,是我国杰出的军事家、革命家,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央军委认定的36个军事家之一。他身经百战,功勋卓著。毛泽东曾高度赞扬他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是“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时时、处处为群众着想”。

徐海东原名徐元清,19006月出生于湖北省黄陂县徐桥村一个贫苦窑工家庭。因家境贫寒,徐海东在私塾念了3年半书后被迫辍学,跟着哥哥一起做窑工。

1925年春天,大别山区的黄安、麻城、黄陂各县在武昌念书的青年学生中,有不少受董必武、陈潭秋等人的影响,有的加入了共青团,有的加入了共产党。这些青年利用假期回乡的机会,到处宣传革命道理。

一天,徐海东刚吃过晚饭,一个身穿长衫、头戴礼帽、文质彬彬的青年,来到徐海东住的那间破茅草屋。徐海东认出他正是自己儿时念书时的同窗好友吝积堂。原来,吝积堂在武汉董必武主办的武汉中学读书时,接受了马列主义教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年春天,他受党的派遣,与共产党员李树珍一起回家乡做调查研究和革命宣传工作。

吝积堂素知徐海东出身贫苦,有股闯劲,仇恨土豪劣绅,因此他回乡之后,马上来找徐海东。

吝积堂向徐海东讲了些阔别后的生活,接着就将话题转到革命上。徐海东听着直犯“傻”。什么“俄国的十月革命”啦,“列宁”啦,“打倒沙皇”啦,什么“苏维埃”啦,这些词他都是头一回听说。徐海东带着疑问的目光看着他的老同学。

“你讲的都是洋人、洋事儿吧,我听不懂。”徐海东嘿嘿一笑,说,“我连武昌都没去过,哪里懂得外国的事!你还是说说武昌的事吧!”

吝积堂又给他讲了打倒军阀、打倒地主的事儿,讲了这世上为什么有的人穷,有的人富:穷人为什么受苦,地主怎样剥削农民;又讲中国有了共产党,要领着穷苦人闹革命。

徐海东听得津津有味,说:“这些好懂。地主、土豪就是坏,要打倒,连他们的儿子都打死。”

吝积堂笑着说:“你这是泥巴人说的话!地主老财坏透了的该杀,地主小子不能杀嘛!”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对味。徐海东心里觉得暖烘烘的。

从此之后,徐海东经常去找吝积堂谈想法,问事情。吝积堂也常跑到窑场看徐海东做活,他俩越来越亲近。

徐海东听了许多革命道理后,像在黑暗中见到了一线光明,心里亮堂多了。他想,不能老是捏着泥巴过日子,该到外面去闯荡闯荡。

有一天,他见到吝积堂,就开口说:“你能领我去武昌走走吗?”吝积堂有点儿犹豫地说:“只怕你离不开家呀!”

徐海东急切地说:“我这个穷家,有什么留恋的?老辈人都是‘泥巴人’,这苦命也非‘革’不可啦。你说吧,哪天走?”

“要是真的走了.可不能反悔!到外面谋事可难啊!”吝积堂认真地说。

徐海东说:“我做事从不反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嘛。今天说定了,你说个动身的日子吧!”他们后来商定,次年阴历3月初8动身。

这一年春节,徐海东过得特别节省。他把零用钱都积攒着,作为去武昌的盘缠。3月初8那天,他对父母说去庙会上看看热闹,就匆匆离开了家。

吝积堂和徐海东高高兴兴地上了路。从家乡到武昌,120多公里路,他们晓行夜宿,不到3天就走到了。

到武昌的当天,吝积堂理解徐海东刚进城的好奇心,先带他这看看,那逛逛,第二天又带他去龟山、蛇山去游玩。

新鲜劲儿过去了,吝积堂就领他住到了古楼大街一个小面铺里。

徐海东本来满心希望到武昌找点活干干,可找事干并不那么容易。徐海东想,吝积堂教书每月16块钱,不能靠他吃穿,自己得自谋生路。于是,他四处打听找个事做,可是没有熟人,工厂进不去,拉人力车路又不熟。回老家吧,又怕人家说三道四……几经周折,徐海东找到了一个不用本钱的生意——担水卖。

武汉三镇,千家万户都是饮用长江水,家家都备有几口大缸,由卖水人送水上门。

徐海东每天从早到晚,往返于水码头和用户之间,给20多户送七八十担水,一担水50多公斤。一天跑下来,累得他腰酸背疼,脚底板发麻。虽然一天只能挣1600钱,但生活有了着落,使他感到欣慰。

徐海东有七八天没见到吝积堂了,他正在犯愁的时候,吝积堂出现在眼前。原来,这几天吝积堂病了。他一见徐海东就问:“怎么样,是不是又想家了?”

徐海东嘿嘿一笑,说:“哪想家呢,我正在做生意。”

“什么生意?”

“不要本钱的生意,一天能挣1600钱呢!”

吝积堂听说徐海东挑水卖,觉得自己把他从家乡带到城里,却没有帮他找个好出路,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徐海东当卖水郎的第13天,累得生了病。他头晕目眩,不能动弹,不思饮食,身子烧得火烫,起不了床了。

在徐海东遇到困难的时候,吝积堂和李树珍来到他床前。在他们的精心照顾下,徐海东的身体很快得到了恢复。

在谈论中,徐海东不大高兴地说:“积堂在老家就对我说过,到了武昌能参加革命,找到共产党,这事没有见底。我看你们只会嘴上‘革命’,说好听的。你们谁也没有见过共产党吧!”

吝积堂和李树珍同声大笑。看到徐海东着急的样子,两人便向他说明了身份。

徐海东半信半疑地问:“你们是真的还是假的?”“当然是真的。”吝积堂说。“这哪能说着玩的。”李树珍也说。

徐海东真想不到,他一心想找共产党,这共产党不在天边,就在眼前。他沉默了一会儿,试着说:“我真想当共产党,只是笨手拙舌,不会写,不会说,我从前是个穷窑匠,如今是个卖水郎,不知当共产党行不行?”

“共产党最欢迎工人,也欢迎农民入党!”“你这话是真的?”徐海东惊喜地说。吝积堂认真地说:“真的,不骗你。”他们一直谈到深夜。

192548日深夜,武昌都府堤40号,几个人应约前来秘密开会。最先到的是吝积堂和李树珍,接着是徐海东,此外还有几个工人和教师,他们是来参加入党宣誓会的。会场上没有党旗,也没有标语,几个人排队站立,举臂握拳,压低声调,郑重宣读:

“……为共产主义奋斗……严守党的机密……不怕流血牺牲……一切听从党的安排……”

从此,徐海东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他的入党介绍人,正是他的知己吝积堂和李树珍。

徐海东又挑起两只水桶,往返于水码头和用水户。用水的人家亲切地叫他“挑水的”。可是,人们谁都不会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卖水郎,竟然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不久,徐海东用辛辛苦苦得来的卖水钱,交了第一次党费。

此后,徐海东随吝积堂和李树珍一起离开了武昌,到广东找北伐军去了。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