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史故事

刘同方智斗宪兵队

文章作者:潘建勋     文章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 2016-02-18     阅读:953

1942年,中共直南特委派时任冀南文化界抗日救国总会组织部长的刘同方到河北垂杨县任县长。刘同方打扮成一名私塾的教书先生,穿着长袍,带着文房四宝,背负行李,一路疾行向垂杨县走来。一路上,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设了很多关卡,凡过卡行人都要仔细盘问一番,一旦发现农民打扮,手上却无老茧者,就蛮横地认定其为共产党八路军,拉到宪兵队必定严刑拷打,反复审问。

刘同方经过关卡时,关卡守卫看到刘同方手上没有老茧,身着教书先生惯常穿的长袍,就一再打量刘同方,刘同方表现得镇定从容,对答如流。于是,守卫便认定刘同方是一普通教书先生,放行走人。就这样,刘同方过了好几道关卡也没露出什么破绽。待过最后一道关卡时,眼看就要到垂杨县了,突然开过来一辆大卡车,车头前面插着两面膏药旗,到关卡前猛地停了下来,荡起一阵尘土,呛得人睁不开眼。吓得急于过关卡的老百姓连忙躲到路旁。刘同方不动声色,站在了人群后面,静观其变。

只见车上跳下来五六个日本兵,满嘴酒气,脸红脖子粗,端着大枪对着人群指指戳戳,嘴里还叽里呱啦大声嚷嚷着。这时从车上又跳下一个翻译官,冲着鬼子们点头哈腰,不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翻译官道:“太君说了,现在谁也不准过关卡,统统跟皇军到宪兵队去,太君要看看你们这里面是不是有共产党八路军,谁不去就死啦死啦地,发现共产党,统统死啦死啦地。”说完,便把这过关卡的十多个老百姓连同刘同方不分青红皂白塞进大卡车,押到了附近的宪兵队驻地。

原来,这股日本鬼子就是驻当地的宪兵队,这天在村里烧杀抢劫、胡作非为后,到一个小饭馆大吃大喝,全都喝醉了,便乘着这股酒劲把这些老百姓悉数抓了过来。鬼子们先是用枪托子对这群人一顿毒打,待打累了,又挨个搜起身来,凡是身上带的东西全部没收。敌人自然从刘同方身上搜不出一个铜板,便把他的行李胡乱打开,照着桌子一阵乱抖,想抖落出几个钱儿,倒没听到铜板撞击桌面的声音,却有一张小纸条被抖了出来,恰巧落到了桌面上摊开的两张日、伪报纸中间,醉酒眼花的鬼子居然没有发现这张小纸条。刘同方突然想起那上面写着自己到垂杨县接头的地点,倘这张纸条落入敌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他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沉着地想着应对之策。鬼子见他行李中没有一分钱,本就有气,又见他虽是个教书先生,却自然而然地表露出一身正气,更是火上浇油,便恶狠狠地问:“你是八路军的干活?”刘同方道:“我是教书先生,去垂杨县找私塾教学养家糊口的。”边说边慢慢地蹭到藏着纸条的那张桌子旁边。鬼子们见问不出什么,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一个商人身上,对他连殴打连搜身。刘同方装着看报,走到桌前小心地把报纸盖住双手,慢慢地把小纸条藏到袖筒里。过了一会儿,他以上厕所为由,躲过鬼子的监视,把那张纸条吃进了肚子里。

鬼子们把这十多个人都搜了个遍,没收了他们带的所有东西,却不由分说地把这些人都关进了监狱,不让回家。第二天,酒醒了的鬼子对这些人又严加审问了一遍,把他们都放了,唯独不放刘同方,说刘同方看着像八路。多疑而凶恶的敌人在狱中对刘同方实施了严刑拷打,皮鞭、烙铁、辣椒水……所有刑具都用了个遍,刘同方凭借无比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崇高的革命气节,始终没向敌人说出任何党的秘密,也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敌人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一天,鬼子派了一个翻译,弄了几个小菜,掂了两瓶好酒,来到关押刘同方的监狱。翻译见到刘同方,一脸媚笑地问好,邀请他喝酒吃菜,一边吃一边劝说道:“你这是何苦呢?如果你真是共产党八路军,承认了又何妨?太君说了,只要你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就既往不咎,你又有文化,还想给你个官做哩。”刘同方凛然道:“我确实是个教书先生,但你让我当汉奸,还不如让日本人枪毙我算了。”那翻译一听这样说,登时恼怒起来,却又不甘心,于是压了压火气,皮笑肉不笑地威胁道:“你不用死不承认,别人早供出你来了,你在这里逞英雄装好汉,别人却花天酒地享福去了,你为这个受罪值不值呀?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刘同方反驳道:“既然有人这样说,你让他来和我对质。”那翻译哑口无言,无计可施,便气呼呼地叫来看守命令道:“给我狠狠地打。”一时又把刘同方打得死去活来。

刘同方勇敢机智,在狱中和敌人巧妙周旋,半年之后在党组织的努力营救下才摆脱魔爪。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