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专题资料

在崔毅身边工作的岁月

文章作者:张俊友     文章来源:采访整理     发布时间: 2015-11-12     阅读:753

        正当南乐全县备受盐碱和洪灾害侵袭的时候,崔毅受地委抽调,于1961年初率一支救灾工作队来到南乐,3月23日,任中共南乐县委第一书记。从此,这位出生于林县山区农民家庭、饱受旧社会苦难和革命战争烽火砺炼的领导干部,凭着自己多年来形成的艰苦朴素、真抓实干、联系群众、率先垂范的良好作风和在辨析问题、识人用人、团结协作、树立权威等方面的高超才能,凝聚着全县干部群众向自然灾害作斗争的坚强意志,把对党对人民的忠诚热爱播撒于南乐大地。

        此时,我作为一名县委通信员,能够经常受到县委第一书记崔毅优良作风的耳濡目染,时刻被他的精神所感动、所鼓舞。在县城北街,为了解普通群众的生活情况,他常利用为群众推磨的机会获取第一手资料,于是“县委书记为百姓推磨”传为美谈;[在集贸市场,为掌握经济晴雨表,他调查商品行情,评断质量、价格,撮合买卖成交,因而“特殊经人”传为佳话;]在通往农村的土路上,他常骑着、推着自行车到各公社、大队、农舍、田间察看,与农民群众促膝谈心,其足迹遍及全县。他保持劳动人民本色,穿着平常,说话通俗易懂、不官腔。在下基层的路上,每逢见到牲口粪便,就停下车子,千方百计将其推到农田里去。

        他生活艰苦,常在机关上就餐,与大家用同样的饭菜,从来不搞特殊化。一次,崔毅带一名工作人员在县东地区调研,骑着车子一路行走察看,跟群众交谈,草草吃下午饭后,又继续工作,到千口已是傍晚。千口公社负责人见县委书记一路劳顿,为给他补充营养,在伙房内已断面粉的情况下,就自粮管所筹到细面,专门给崔毅等2人赶做成面条。不大夫,两碗热腾腾的面条端到崔毅他们面前。崔毅一见面条,脸色一沉,厉声批评到:“你看看广大群众吃的是什么?他们现在吃的是红薯干面做的馍,喝的是‘照人汤’单叫我这个县委书记吃面条,我怎能吃下去呀?我没说吗,我在火上和机关人员一块吃就行了,谁叫你单独为我做饭呢?快快端回去!”任凭公社负责人怎么解释,他都不接受。公社负责人只好端回。崔毅的气愤一时难消,不觉饥饿。同时,他见公社机关伙房开饭时间已过,也不准伙房为他们2人再做其它饭食。可心情平静下来,才觉饥肠作响。他们就忍着饥饿睡了一夜。次日早晨,才同公社工作人员一起在机关伙房就餐。

        崔毅勤勤恳恳地工作着。他带领县委、县人委一班人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努力克服体制、分配问题上的弊端,改造盐碱土壤,发展副业生产,使群众生活稍有起色。

        可是,这年夏末秋初,南乐一带连降大雨,平地遂成汪洋,对刚有起色的南乐工作又给予重创。崔毅与县委第二书记周秀文察看水情。他们站在被得只剩1米多高的废旧城墙上,向外望去,见茫茫水,无边无际,四面紧围南乐县城,且不断上涨。2人不禁忧心忡忡,想到如果漫过城墙,一贯而入,后果不堪设想。崔毅凭着平时与周秀文等县委、县人委班子成员结成的深厚友谊,坦诚而坚定地对周说到:“如果战胜不了洪水,我这个县委第一书记就不干了,你这个第二书记当不当,你看着办!”周秀文说:“你不干,我更无脸干。干不干是小事,洪水危害的是群众的生命财产,这才是天大的事。我们没有退路”。他们察看罢,立即召开会议,研究抗洪抢险措施。而后,以身作则,深入一线指挥抗洪斗争。

        正当工作紧急进行时,地委领导人焦祖涵向南乐县长王殿玺打来电话,说清丰西部地区汛情紧急,要南乐扒开两县边界处的引黄干渠大堤,以便分洪。这真对南乐伤口撒盐、雪上加霜。南乐县长王殿玺一听急了:“我们南乐的汛情更是十分紧急。洪水包围县城,崔书记、周书记在一线指挥,现在还没回来,胜败还难以预料。你让我扒开口子,你不要南乐县了?你不要,我不能不要。我是南乐县长,我没保护好南乐人民,就已经罪了,怎么再做对不起南乐人民的事啊?”“你不会组织人民撤离吗?”“组织撤离还来得及吗?你咋不来南乐组织撤离呀?”任凭焦祖涵如何讲大局利益的道理,王殿玺均始终不予接受。最后焦说“你扒不扒?不扒就撤你的职”。“撤职也不扒,坚决不扒!”王殿玺扣下耳机就扬长而去。这样王殿玺对上级命令进行激烈顶撞。他决定好汉做事好汉当,为不让崔毅承担责任,暂且把此时隐瞒下来。事过两三天,清丰西部汛情有所缓解,南乐西部水势在崔毅等指挥下也明显减轻,焦祖涵也没再追究王殿玺违抗命令的责任。但是南乐境内洪水向县北、县东流去,又使这两个地区的形势异常严峻。在这种情况下,南乐有人偷偷扒开冀、豫边界地带的马颊河北堤,使汹涌的洪水向河北省大名县东南地区一涌而入,迅即,广袤无垠的田野、星罗棋布的村庄被淹没在洪水之中,给当地人民造成很大灾害。他们为讨个说法,连续上告,一直告到中央。后来,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为处理冀、鲁、豫三省结合部的水利纠纷到达南乐,在强调顺势而流除掉阻拦的同时,也要求追究擅自扒开马颊河北堤责任人的责任。经追查,西邵公社某大队支书受到为期二年的刑事处分,福堪公社主要负责人受到降职处分。

        抗洪抢险结束后,崔毅领导全县的救灾工作、对整风整社中受组织处理干部甄别复议工作和将基本核算单位由大队转变为小队的工作。

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崔毅在北京参加中共中央扩大的工作会议(又称7000人大会),参与讨论刘少奇的《书面报告》,聆听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和各地区、各部门负责人的发言。会议结束时,中央领导人与参加会议的人员合影留念。崔毅与毛泽东相隔一排,同领袖近在咫尺,看领袖真切清晰。他充分享受到这无比幸福的分分秒秒。

后来,我调到县团委,与崔毅接触就大为减少到“四清”(这里指“大四清”: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运动时,又有幸在崔毅身边工作。

        1964年9月下旬,南乐县委、县人委抽调357名机关工作人员在县委第一书记崔毅带领下到安阳8301部队师部参加安阳地委举办的“四清”工作试点培训班。此时,我也被抽调之列,与大家共同学习《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议(草案)》(前十条)《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修正草案)》(后十条)等重要文件,明确“四清”工作的指导思想、主要任务、方法步骤、政策要求。培训期间,全地区受训人员被编为一个总团,下设若干分团。南乐县与汤阴县的学员组成一个分团,分团团长由南乐县第一书记崔毅担任,副团长由汤阴县委第一书记薛文生担任。

        12月5日,培训结束,各分团赴浚县6个公社开展“四清”试点工作。南乐、汤阴组成的分团到达该县巨桥公社,将分团指挥部设在公社驻地,划分两县分别负责的大队名单。南乐县人员负责30多个大队,相应组成工作队,每队10人左右,分别驻各自大队。我所在工作队以王振江为队长,队员有我和张耀等10人左右,被分到王下务大队。事有凑巧,崔毅为抓好典型,带动指导面上的工作,摒弃坐在指挥部里办公的工作方式,也选择王下务大队进行蹲点。[即使分团通信员霍海轩将他在指挥部的办公室打扫干干净净,他也不住那里,而是时常工作在这个点上。凡遇去公社开会办事,往返路程全靠双脚完成。]王下务大队在京广铁路以东10华里左右,为半丘陵地区。崔毅与工作队到达该大队,他将整个村庄的前后、左右观察一遍。不选择最好的宅院,偏偏选择破烂不堪的地方住下。该住处在王下务村的一个旮旯内,是一闲院,外面安一栅栏门,内有一间土墩屋。崔毅就与我等工作人员住在这间屋内。他给工作队员解释说:“这个地方偏僻、破旧,且是闲院。若有群众来这里跟我们谈心,不易被街上人发现,谈话内容还不易泄露,有利于群众大胆地来这里反映问题。”崔毅找到全大队最穷的一户就餐户主叫王海,全家就他和母亲共2口人,住的是土屋,穷连床也没有、连馍也吃不上然而,崔毅在这里就餐还很乐意,与王海一家相处得还很融洽。他们谈话也无拘无束。在崔毅带领下,工作队同该大队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访贫问苦,扎根串连,选拔和培养贫下中农积极分子,组成阶级队伍,建立贫协组织,搞好当年分配,发动群众揭发“四不清”问题在此基础上,清理政治、经济,加强组织建设和生产建设,推动试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在清理该大队干部的经济问题时,崔毅反复强调:“我参加的运动多了。经验告诉我们,对人的处理要慎重,一定要以事实为根据,以党纪国法为准绳,决不能冤枉好人。”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工作队根据群众的揭发,查处该大队支部书记犯有多吃多占错误的确凿证据后,给予其撤职处分。

        在生产建设中,崔毅鉴于该大队地势不平、土地不肥、积肥运肥困难的情况研究适合当地实际的土壤增肥方法。他想到:一般农家都有以坯砌成的土炕。土坯在炕上经一烟熏火燎,再拆除砸碎施进农田,就使土壤变得肥沃无比。根据此道理他进一步研究认为,如果把农田里的土块象在土炕中烧坯一样熏烧一下,也一定能使农田肥沃。于是,他动员工作队员党员干部、男女劳动力在各块农田用土块垒成蘑菇状的小窑,下面堆上柴,点火熏烧。一时之间,广大群众搬土块、搬柴禾忙个不停,一个个小土窖一排排地站立起来。随着一团团烈焰的烧炼和缕缕青烟的熏蒸,土块变为肥料。人们把这些烧制的土块打碎,撤到地里,果然使昔日长着枯黄庄稼的大地披上绿油油的浓装。此次“四清”工作在完成各项任务后,于1965年6月5日结束。

        1965年8月30日,南乐选派1000人的社教工作人员到安阳接受训练。9月24日,训练结束后,由杨殿奎率300余人,杨敬堂率200人,刘志彬率300余人分别到安阳县辛店、洪河屯、安封3个公社开展“大四清”工作。在运动深入进行时,文化大革命爆发,打断预定进程。1966年8月底,“四清”工作队离开所驻大队,宣告“四清”运动结束。

        文化大革命中,崔毅这位好党员、好干部却被打成“叛徒”“特务”,受到残酷揪斗,最后被迫害致死。直到1984年三级联合工作组处理南乐问题时,才终于获得彻底平反昭雪。崔毅这座不朽丰碑将永树南乐人民心中,他的优良作风和高尚品质将永远激励全县党员干部为建设富强文明的南乐县不懈奋斗。

注:文中标中括号“[ ]”的为插述内容。

            

                                                                             口述:石坤府

                                                                             插述:霍海轩

                                                                             整理:张俊有

                                                                            2012年4月10日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