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党史故事

韩青珠闯关运枪

文章作者:南乐县委党史研究室     文章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 2015-11-09     阅读:858
    

   1942年7月,南乐县“武联防”民兵大队长韩青珠带民兵张炳渡过黄河,找到八路军南进支队司令员赵承金,求援到10枝大枪和部分弹药。在带枪返回时,一路闯关夺完完整整地把枪和弹药安全带回,传为佳谈。

              (一)巧闯黄河渡口

  “啪”,一声清脆的鞭响从黄河堤上传来。一辆马拉货车缓缓地行进在黄河南岸的大堤旁。车上装着布匹等物,一个年轻的车把式手执长鞭,坐在车辕上。另有一位身材魁梧衣着不俗的青年人,盘腿坐在布捆上。车后跟着个小伙计。

这位身材魁梧的青年人,曾是八路军南进支队排长,大名鼎鼎的神枪手韩青珠,如今是“武联防”民兵大队长。那个车把式就是“武联防”民兵张炳。车后边小伙计是我方地下交通员,这次也是向导。

   他们正在行走,猛听堤下一阵吆喝声,循声望去,见一辆骡拉小骄车正从斜刺里奔来。那轿车后,还跟着个斜挎盒子炮骑自行车的家伙。赶车人大声气地咋唬着:  “闪开闪开,莫挡了我家老爷子的道”说着,将鞭子甩得“啪啪”山响。

   小伙计一看,忙低声说:  “ ‘河神爷’的老子来了

   “河神爷?”

  “就是北岸稽查大队长熊星。这小子拦河设卡,抢男霸女,雁过拔毛,无恶不作。他是河南岸小熊庄人,这辆车上坐的是他的老爷子

   “喔!”

   韩青珠留神一打量,来车只有一个车,车厢内有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车后,有个保镖。他眉头一皱,说:  “张炳,挡住道儿,截他的车。注意,要干净利索。我对付保,你对付车,这个向导同志捉那个老头儿

   张炳一刹闸,将大车停在了正当路上。口中干吆喝着,就是不拿鞭打牲口。

那辆小轿车儿被迫停下了。

   那保镖跳下车子,骂骂咧咧地走过来,叫道:  “谁这么不长眼把车挡住道儿?活得不耐烦了?”

   韩青珠点头哈腰地说:“老总,甭发火儿,牲口瘦,上坡拉不动了,请老总帮忙推一把吧。”

   “老子没那份儿功夫。”那人不屑一顾地说。

   说话间,那个车也拎着鞭子过来了,边走边说:  “快挪开道……”

   一语未毕,韩青珠已亮出了手枪指住了那保镖,低声喝道: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说着,一伸手,抽出了他的匣枪。

那车“妈呀”一叫,扭头要跑,被张炳大鞭一挥,鞭梢缠住了脚脖儿,向后一扯,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下。 那老头子也被交通员用匕首逼住了。

保镖吓愣了,结结巴巴地问:“你们……干……干什么?”

   “借借你们的车”。

   韩青珠和张炳一齐动手,将那保镖和车捆了个“寒鸭凫水”,割下衣服塞住了他们的,将两个人扔进了高粱地里,把自行车也扔了进去。

    他们将裹有步枪的洋布搬入小轿车,放在那老头儿身后。

   韩青珠让交通员赶车返回,自己将一颗手榴弹装入那老头儿怀内,将弦儿从其袖子中掏出来,勾在自己手指头儿上,然后说道:“听着,老家伙,我们这布有点儿私货,要通过你儿子这个渡口。到了北岸,你不要让他们检查。将我们送到安全地带,自然放你要是言语有半点差迟,我就拉弦儿。”

   “哎呀先生,好汉饶命!您叫咋办就咋办!绝不敢有半点抗命。”那老汉吓得面如土色,冷汗直淌。

   张炳一声吆喝,小轿车上了大堤,来到了渡口。

大船靠岸了。水手们搭上了跳板,乘客们上了船。船又下行一点儿,靠上了货栈码头。张炳小心翼翼地将车赶上大船,停在了中间,又拢住了牲口。

一声号子,大船起锚,缓缓驶向北岸。

   韩青珠一边留神身旁的老头儿,一边用眼打量刘屯渡口。见这渡口北岸高耸着一座3丈高的炮楼子,炮楼顶上,飘扬着一面膏药旗,站着双岗,冲码头方向架着机枪。码头上,穿黄衣服的伪军,穿黑衣服的警察,也有穿蓝衣服的稽查队员,两边站着10多个,一个个立眉横眼,准备检查行人和货物。

船刚靠岸,便有人高声吆喝:  “排队下船,接受检查。那辆车也赶下来,看车上有没有走私犯禁的物品。”说着便有人上了船,向轿车走来。

韩青珠一手暗暗攥紧枪柄,一手拽了拽弹弦,低声道:“教的你什么还不快说!”

那老头浑身一哆嗦,扯着公鸡嗓子喊道:“弟兄们,我是您熊大队长的老太爷子,您可不能胡闹!”

   “哟,老人家,原来是您哪?他们没看清您老人家请您不要见怪。老人家,用不用给大队长打个电话呀?”有人献媚地问。    、

   “不用了,我们有事会去找他。”

   “那好。来,我们帮忙把车赶下去”几个人讨好地帮起忙来。

渡口,很快就被丢在了身后。

                      (二)智过封锁沟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韩青珠和张炳赶着车子来到顿丘县境。按照尚和县交通员提供的地址,与顿丘县交通站负责人接上了头,并将那位熊老头儿交与顿丘县交通站,按照约定,请他们第二天放人。

顿丘县交通站见他们急于赶回,便提醒说; “顿丘至清丰之间,敌人开挖有一条封锁沟,一般的地方沟深两丈,宽两丈到两丈五,沿沟经常有敌人巡逻。在必经之地孙村卡子上,新近调来了一个伪军中队长,姓边。这家伙是伪大队长张裕元的拜把子兄弟,很反动,对来往车辆查很严,尤其夜间一律不准通行。你们如果今夜想过沟,最好车枪分离,分开

    “车枪分离?”韩青珠问。

   “孙村至小屯之间有一处地方沟较窄,那儿也有两名地下党员,可以帮助过沟和运枪枝弹药。至于这辆车,可以说有紧急病人,看能不能叫开寨门。这件事把握不大,还是先预定一个车枪会合地点才好”。

    “行,你们看着安排吧。我们两人随枪械走。”韩青珠说。

10点多钟,接应枪械的地下党员来了。几个人分别扛着步枪、子弹、手榴弹,很快消失在青纱帐中。

   夜风,轻拂着庄稼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不知名的虫儿躲在草丛中、庄稼地里,此起彼伏地叫着,使夜间的原野显得分外神秘。

预定的过沟地点儿快要到了。一名地下党员学着夜莺啼,发出了两长一短的叫声。不一会儿从玉米地里钻出来两个人,每人扛着一架竹梯。

几个人来到沟边上,要准备过沟。突然,不远处看到一束手电筒亮光,一队巡逻的敌人哼着小调朝这边走来。他们几个连忙退回玉米地。敌人来得近了,连他们的喘息声可听见。这是,一个沙哑的声音问:“,这附近不是有块西瓜地?”

    “班长,就在这西边,不远。”一个公鸡嗓答应道

   “那好,你和王三儿去摘几个瓜来。咱们在这儿歇一会儿,也可解解渴。”那个沙哑的嗓门儿说。

    “好的。人应声而去。

    敌人在沟旁的高土埂儿上坐下来,有的抽烟,有的撒尿,有的嘻嘻哈哈开着玩笑。

    不久,摘瓜的人回来了。敌人抽出刺刀把瓜切开,就在土埂儿上狼吞虎咽大吃起来。有的把吃剩下的瓜皮信手扔进玉米地,落在韩青珠他们身边。

韩青珠他们几个趴在玉米地里,心急火燎,恨不得冲出去将这几个伪军每人捅上一刀。张炳轻声问:“队长,要不要给他们两颗铁甜瓜?”韩青珠瞪了他一眼,摇摇头,没有吱声。

   上边田埂上,又听见沙哑的嗓门儿:“这晚风吹得也不错啊!在这儿坐着,既能乘凉又可解渴。我看大伙儿在这儿还是多歇一会儿,临走时再吃一次瓜,回去就该换班了

  “糟糕!”韩青珠心中暗想“在这儿他们还真和我们较上劲儿了。要是在这儿耽误了,今甭想走出这条封锁沟了。”不行,他略为思索,低声向那个向导说:“我去把敌人引开。敌人离开后,你们抓紧过沟

   “你地形不熟还是由我们把敌人引开吧。”那个交通员说

   “不要再争了,我毕竟在部队干过,这来说,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儿——小菜一碟?你们在沟前方两百米处就是了说罢,他手足并用,顺着庄稼垅儿慢慢向后退去。    .

   看看退出了五六十米,他站直身子观察了一下方位,便故意“哗啦一一哗啦"地弄出响动,斜刺里向沟边儿奔去。

   “什么人?”

   “站住!”

   “口令?”

    敌人听到了动静,大声吆喝起来。

   “站住!再不站住开枪啦!”    ’

   敌人捏亮手电,照见了韩青珠的背影。“叭”、“叭、叭”,枪声顿时响了起来,子弹尖叫着掠过他的身旁。

韩青珠一甩手,“啪”的一枪,打灭了敌人的手电。一个敌人“妈呀”惨叫了一声,滚到了沟中。其余的吓得都卧倒在地,胡乱射击。

那个沙哑的嗓门儿道:  “弟兄们,不要怕,这家伙是人,要抓活的,抓住他进城领赏。我保证张大队长一定会好好犒赏大家。”

听到喊声,那伙敌人又壮起了胆子,朝韩青珠追来。韩青珠跑了一儿,一回身,甩手又“啪啪”连打两枪,又将个敌人撂倒在地。

    “呀,这小子是个神枪手!”一个敌人大声惊呼

    韩青珠朝着说话之处甩手一枪,那个人“唉哟”一声栽倒在地

这一下,把巡逻队全镇住了。他们全都趴在地上,胡乱放枪,再也不敢追赶一步随着枪声,这条里长的大沟两旁就闹了起来。各个炮楼上的敌人都乱成了一锅粥,喊口号的,有吹哨子的,有向外胡乱打枪的目的都是在壮胆,但谁也不敢离开炮楼一步

    就在这个空隙里,张炳他们已通过了封锁沟,并欢快地学起了夜莺啼叫。

韩青珠纵身跃下壕沟,紧跑几步,攀住张炳他们放下的绳索上到了对岸。

等敌人发现有人过封锁沟向这边儿射击时,早已正月十五贴门神一一晚了半月啦。

                  (三)单枪慑群敌

    会合了那辆骡小轿车后,韩青珠他们辞过众人,直奔南乐县张庄集。

马不停蹄奔波了半天,直到翌日午后来到了距老家不过20来华里的清丰县某村庄。村外,高挑一个酒幌,原来是家小饭馆儿。韩青珠他们又饥又渴,便停下车子,走进了饭馆儿同时,又让饭馆掌柜给牲口了一些草

两个人坐下后正吃着,只听门外脚步声一响,走进来一个伪军军官,冲着那辆车直出神儿。

   那掌柜一见,连忙堆下满脸笑容,迎上前来招呼道:“哟,老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吃什么?尽管吩咐,我这就给您安排。您请座。”说着,拿抹布抹净了一张桌子。

   那伪军官朝韩青珠二人打量了几眼,在一张靠窗户的桌旁坐下,说: “快给本队长两个菜,壶酒先喝着,会儿还有几个弟

   “好的您稍等,马上就来!”店掌柜赶紧答应着。

韩青珠算罢账,同张炳离开了饭馆儿。车一上路,见那军官也出了饭馆儿,尾随车子来。

   韩青珠朝前边一打量,见村头儿上修着一座两层炮楼,炮楼上有个哨兵站岗。一个活动吊桥横搭在一条不太宽的封锁沟上。吊桥边,有两个伪军正在检查过往行人。

   看看车子临近吊桥,后那个伪军官突然放声高喊:  “哨兵,快拉吊桥,拦住前边那个车子——”

   那军官开口一喊,韩青珠便知事情要坏,他甩手“啪”地一枪,将那军官打倒在地上。

   炮楼顶上的哨兵一楞神儿,抢到一边就搅一个辘辘,那吊桥“忽悠一一忽悠”地往上就起。

韩青珠甩手一枪,把那哨兵打倒,才刚刚离地的吊桥桥板“当”一声又铺在了封锁沟上。

   张炳猛抽一鞭,那牲口受惊,“呼”地一下,拉着车子闯上了吊桥,牲口蹄子踏得桥板儿“咚咚”价山响。紧接着,韩青珠连发两枪,又将两个在吊桥边检查的伪军打倒在地上。

    轿车一阵风似地冲出了村

   “嗒嗒嗒”,炮楼上的机枪马后炮似地响了,子弹雨点儿般从后飞来,惊得拉车的牲口尥着蹶子狂奔。

   韩青珠抽出一枝大枪,推弹上膛, “啪“地一枪打进了那吐着火舌的枪眼儿。顿时,机枪哑了,步枪声也听不见了。敌人,都被这神枪惊呆了。

小轿车一阵狂奔,很快就驶进了“联防区”。

上一篇:暂无记录
下一篇:暂无记录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 登录 / 注册 后,发表评论
请谨慎发表评论,一旦发现您的语言不文明,将冻结您帐号。

南乐党史网 版权所有

濮阳市南乐县  邮编:457400  信箱:nlxwdsb@163.com

      豫ICP备15031179号